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传感器

以神为饵第章希望营养

传感器  |  2021-01-10  |  来源:开原物联网云平台

以神为饵 第446章 希望

“闭嘴!”

监牢里的两个狱卒,异口同声,爆喝道。

他们终于反应过来。

这反射弧有点长,因为他们陷入了无底的恐惧深渊。

原本担心府尊练上莫被鞭子抽死了,虽然他法力高深,但毕竟被困三十余年,常年受刑折磨,说不定他哪天就死了,死在他们两个手上,运气实在不好。

即便他没死,两狱卒也认为,至少练上莫昏过去了。

但突然,监牢外居然传来个冒失的声音,那人势必是闯进来探路的。

而且还有两个声音对话,听他们说到灵符,去找主人,这明显是来找府尊练上莫的!是练上莫的同伙!

大胆狂徒!

两狱卒来不及愤怒就感到了恐惧。

能绕过骊宫诰狱外所有守卫,没听到一丝打斗声就闯到这里的人,该是何等高手?

“快!快发暗号!”

尖利的小喽啰赶忙提醒头领。

那头领取出腰间一法器,卯足力气豁然吹出铿然之声,声音穿过铜墙铁壁,发散在外。

接下来,他们等待外面闯进来的人被守卫制服,但等了片刻,却没听到声音。

<不能让新妈妈大汗淋漓p> “该不会……那么多守卫都被杀死了吧……?”一个狱卒有些灰心丧气,头上冷汗都禁不住流下来。

“死了还能没个声儿?!”

头领训斥说。

但接下来他们意识到,如果真的都死了,还悄无声息,他们的死期就要到了。

为确保府尊练上莫关押的严密,不仅在这里布下严密守卫,还在守卫之内,监牢外以极高法力布下法术结界。

那是一个几乎无人可破的幻术结界。

对了!还有结界!只要外面的人闯不进来,他们还能保命。

可就在外面两人被法术结界围困时,里面的练上莫却忽然抬头,他知道,外面的来人是来救他的,于是开始出声给他们提点。

“小心观目阵!”府尊练上莫高声提醒道。

“住口!”

“闭嘴!”

两狱卒勒令说。

吴尘和绿眼龙珠听到里面除了练上莫的声音,还有另外两个爆喝之声,稍一分辨便知,那是两个暴虐的狱卒。

很明显,他们也有些慌了,两狱卒不懂,为何他们的暗号通报,过了这么久外面守卫还没收到。

“滋啦。”

嗯……

府尊练上莫的白发上沾染了血迹,他终于呻吟一声,睁开被火光灼烧的眼睛,刚才被加持了法力的烙铁,从两丈开外印在了胸口,练上莫猛然盯着两个慌不择手的狱卒,他们手中耀眼的烙实现了国防动员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铁,照亮了这黑暗的监牢,远在门边的刑具架。

“闭嘴!”他们威胁道。

练上莫顿了顿,直接喊道:“你们目光在哪,法阵都能感应。”

监牢里面练上莫的声音断续道。

观目阵。

吴尘从没听过这个法阵的名字,更没在古籍上涉猎过这法阵的布阵和破解之法,若非府尊练上莫这句提醒,他很难参悟,法阵的关键在此。

吴尘和绿眼龙珠明白,监牢里正有人对府尊练上莫施展刑罚,他的声音明显不对劲,这更催促他们,需要赶快破阵打开就在眼前的监牢之门。

一开始吴尘发现,好像是手中法器所在之地,光线更重速度更快,像是有意攻击。

但当他和绿眼龙珠尝试掩饰光芒后,光线的攻击反而更加精准起来,而是朝着他们的脸攻来,想必攻击的便是他们的目光。

“攻击眼睛?难道要闭上眼睛?”吴尘听闻,已经在弯眉铸上斩出光芒,面前的光束少了些,但身周的光束便随之多了起来。

“不错。”练上莫声音再次回应。

他相信这两个不同的声音,是有意来找他的,所以不论两个狱卒怎样加大折磨,他都想尽办法提醒外面的人。

两个狱卒在短暂慌乱后,开始变得有些疯狂,外面守卫长时间不响应,让他们相信外面的人已经出事。

他们不知道,外面人的确被皇甫嫡七引去大部分,但其他人仍在原地值守,只是,皇甫嫡七以自身强大法力为骊宫诰狱布下了结界,使得里面两狱卒的提醒暗号无法穿破结界,自然无人回应。

就在这时,练上莫诧异发现,在墙壁的窗格上,他看到了许久未见的灵符。

紫薇宫宫主雷天辰自来施过摄魂术后,这灵符就应该在紫薇宫,他拜托雷天辰将灵符带到南幽,平复南幽因府尊不在的四分五裂之乱。

后事不知如何发展,现在这灵符再次出现,伴随它的竟是一个年轻人,还有一个听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孩子。

更让练上莫惊讶的是,灵符与他之间已再不能感应。

虽然隔着距离,但府尊练上莫确定,灵符中的能量已非属于他,而是另一个人了。

“闭嘴!”

“再说话你就是找死!”

“我要你死!”

狱卒头领暴戾喊叫着,一根烫到火红的长杆烙铁再次从几丈外穿来,练上莫做好了准备并无呻吟,只是双手紧紧攥着,屏住了呼吸。

另一说话尖利的狱卒恢复理智提醒说:“老大,把他弄死怎么办?”

“他死不了!”

狱卒头领狠厉一声,咬牙切齿地盯着练上莫。

他还有得是力气提醒外面的同伙。

说着,狱卒手中的烙铁再次袭来,练上莫被沉重铁链困束,没有多大范围可躲,他甚至并无大动作躲闪,而是汇集精神在门外的法阵上,尝试察觉更多外面情势,两个年轻人突破法阵的速度有点慢,完全达不到前来救人的程度。

所以,这在练上莫看来更有些蹊跷,为何会派这样两个年轻人来救他?但他能判断,这两人一心突破,对他没有恶意。

练上莫只好耐心等待,更随时做好力所能及地提点。

烙铁刺痛皮肉入骨之声,一声接一声,一烙接一烙,即便练上莫忍耐着灼痛,两个狱卒都有些心虚了。

那狱卒头领给自己壮胆一般地喝道:“把他打死我们是死,让他跑了还是死!反正都是个死!”

“这个恶魔,有他在一天,我们就没有好日子!”

说着,他手中法力加持的烙铁便再次烫过来。

合肥治疗盆腔炎多少钱
沈阳治疗阴道炎医院
呼和浩特卵巢炎治疗费用